2016年9月29日 星期四

邁阿密之子改造爛隊形象 馬林魚如今何以為靠?

José Fernández的死對邁阿密意義非凡
馬林魚王牌投手費南德茲(José Fernández)因船難而身亡,可說是撼動整個大聯盟。雖然世人知道費南德茲辭世的噩耗已數天,但是他的隊友、喜愛他的球迷們與邁阿密的民眾如今仍舊無法釋懷,每當想起費南德茲,還是悲痛不已。

費南德茲的英年早逝對於大聯盟與馬林魚隊來說,毫無疑問是喪失了一名才華洋溢的年輕豪腕與一位當家的核心人物,但對於邁阿密這座城市來說,費南德茲的死不僅僅是一名知名棒球選手之死,因為他在邁阿密古巴裔社區裡的地位非同小可。

由於邁阿密擁有廣大古巴裔族群,因此對於與同樣來自古巴的費南德茲有著高度的認同感。雖大聯盟近年有不少來自古巴的選手,查普曼(Adolis Champman)和塞佩德斯(Yoenis Cespedes)等,都是自古巴叛逃至大聯盟的頂級好手,但在古巴裔心目中的地位,可能都沒有辦法與費南德茲相提並論。主要的原因就是費南德茲和當地的古巴民眾有著同樣的成長歷程。

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英雄誕生或曇花一現 洋基桑契斯能延續傳奇?

洋基菜鳥Gary Sanchez以用全壘打設下不少障礙
當擁有輝煌歷史的紐約洋基隊,把貝爾川(Carlos Beltran)、查普曼(Aroldis Chapman)、米勒(Andrew Miller)和諾瓦(Ivan Nova)等陣中明星交易出去,同時陣中兩位招牌球星A-Rod和塔薛拉(Mark Texeira)又先後對外發布引退宣言,身為球迷的你,還會對這支球隊有什麼期望?當全世界都開始放棄關注這支大聯盟豪門球團時,一位年僅23歲名叫桑契斯(Gary Sanchez)的多明尼加小伙子,用驚人的長程火力,讓媒體目光再次回到這支球隊身上。

有別於西岸名門道奇的超級新秀希格(Corey Seager),早於本季初就站穩道奇隊的先發陣容,桑契斯在洋基的驚奇之旅目前僅僅只有48天而已。可是在這48天的出賽裡,桑契斯不僅取代了沙場名捕麥肯(Brian McCann)成為洋基的主戰捕手,更有機會擠下老虎隊的少年豪腕富爾摩(Michael Fulmer),成為本季美聯年度最佳新秀呼聲最高的選手。

2016年9月16日 星期五

再見陳金鋒,陳金鋒再見!

陳金鋒於2016中職明星賽最後一次以外野手身份上場
終於等到這個時候了,就算是球迷們百般的不願意,台灣巨砲陳金鋒終於要高掛球鞋了。陳金鋒所代表著的不只是中華隊不動第四棒、台灣棒球的神主牌,他的存在訴說著台灣棒球近20年的發展史,而他的退役也為40歲以下球迷的青春劃下美好的回憶。
陳金鋒,台灣土地上最受人景仰的國民打者,2016年初宣布本季過後將離開球場,退下身穿近20個寒暑的戰袍。

全壘打,則是他用來為台灣棒球寫歷史的印記。在他這些年征戰沙場的時候,我們總是仰賴著陳金鋒的出現,因為只要有他在打擊區內,不管對手有多麼的強大,球迷總是可以從他熟悉的打擊姿勢身上見到勝利的曙光。

棒球比賽球迷最愛全壘打,雖然從球被棒子擊中後飛出牆外的瞬間很短,卻每次都能激發球迷對球賽的熱愛與感動。而陳金鋒的全壘打,總是能夠在那短短的一瞬間,凝聚起台灣從南到北的民心,激發起全民的愛國士氣。

2016年9月7日 星期三

中信應視護「琥」計畫 如同皇后的貞操

身為陣中唯一職業選手陳琥在亞青賽中承受不少比賽壓力
U18亞青賽在國人的注目之下落幕,其中身為陣中唯一擁有職業球員資格的陳琥,可說是這次最受媒體關注的人物。今年中職季中選秀,陳琥以首輪第一指名的身份被中信兄弟挑走,之後又以高中生史上最高簽約金520萬風光加盟,尤其他投打雙棲的二刀流角色,著實為中信兄弟與中華職棒添加不少話題與可看性。

棒球超越一世紀的歷史中不斷演化,選手的功能與職責也逐漸的專業化,因此放眼現今世界球壇,能夠投打俱佳的職業球員實在是屈指可數,最著名的莫過於是效力於日職日本火腿的「二刀流」大谷翔平。

因此,陳琥能夠順利的加入中職不僅是中信兄弟之福,更有機會成為中職,甚至主宰台灣棒壇的一顆職棒新星。如此一來,陳琥要什麼時候登上職業一軍,甚至球團該用什麼方式保護這位得來不易的潛力新人,就成為球迷與媒體所熱烈討論的話題。然而最叫人擔心的就是過去中職球團對於新秀,用偃苗助長的方式來對待所謂的即戰力。

2016年9月1日 星期四

蔡總統三支箭射錯靶 扶植三級棒球才是根本

棒球三箭讓人不見轉型與正義
里約奧運才結束不久,總統蔡英文又因棒球政策的議題,令所有關心體育的民眾,再次見識到政府長期以來對於體育產業的外行。蔡總統日前接見2016年代表台灣出國比賽的三級棒球冠軍隊時,拋出了所謂的「棒球三支箭」,其政策表面看起來四平八穩,但實際上卻是老調重彈,了無新意。足以證實,經過兩次政黨輪替後的政府至今仍是對台灣棒球,甚至體壇的熟悉度仍是狀況外。

蔡英文所提出的這三大政策,讓人不禁聯想到2006年德國世界盃足球賽,當時陳前總統曾喊出振興台灣足球的政策。他曾誇口要花200萬美金,由政府選拔20位年齡不超過10歲小朋友,並提供每人每年1萬美金,送他們到巴西長期訓練。而未來就已這20位小朋友為班底,讓台灣在2018年打進世界盃32強,至今已10年過去,台灣球迷至今仍期盼這20位小朋友的出現。現實是,台灣依然是足球沙漠,台灣仍舊苦尋衝出世界盃會外賽的機會,距離當時政府所規劃的2018世界盃決賽,現今看來有如癡人說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