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

挑戰韓職 潘威倫別當烈士

本土強投潘威倫赴韓一事,在統一獅與SK飛龍眉來眼去至今已近兩個月,仍然無法達成協議的情況下,嘟嘟旅外之夢似乎面臨破滅。不過,根據近來SK釋出門倉健與對媒體頻放話等動作來看,種種舉動讓原本以為旅外無望的潘威倫再次燃起希望,也顯示飛龍隊對網羅這位本土強投仍未死心。

自從得知SK飛龍隊有網羅之意後,嘟嘟就如一般有機會旅外尋夢的青棒學生一樣,毫不掩飾的表示,他對赴韓乃抱持著樂見其成的態度。如果不是SK飛龍對中職現今的轉隊機制不能認同,潘威倫赴韓一事,可能就如過去林英傑、林恩宇和吳偲佑等中職強投挑戰日職一般,早在該年年底前就已拍板定案。

由於現在潘威倫在中職的身價為年薪612萬台幣,依照中職旅外條款,SK必須支付潘威倫至少1.5倍的薪水,大約是920萬台幣左右,外加一筆不小的轉隊費給統一獅。不過精打細算的SK當然也不會因此而照單全收,據了解SK現在願意付給潘威倫的價碼大約在月薪70萬台幣上下。

以如此的價碼來看,潘威倫若為遠征韓職而屈就,是否值得?就算SK明年元月再次赴台談判時能夠解決薪資上的落差,嘟嘟是否一定要挑戰韓國職棒?其實才是真正值得討論的問題。

2010年12月23日 星期四

細說王建民合約風波始末

本文原刊於新新聞週刊1242期

球迷們是否還記得,二○○九年美國國慶日當天,王建民於六局上半投出一記偏打者外側的壞球後,洋基當家捕手波沙達走上投手丘慰問建仔的畫面?緊接著台灣球迷眼睜睜的看著王建民被總教練吉拉迪換下場,一直到相隔約十七個月的今天,球迷們都不曾在大聯盟的投手板上看到他的身影。因緣際會的,當天建仔所面對的對手,正是他大聯盟初登板的對手—藍鳥隊,而且也正好就是在洋基球場,而當時的他也許無法意會到,這可能是他最後一次站上大聯盟舞台。

時間快轉至二○一○年二月,華盛頓國民隊總管瑞佐宣布以一紙價值約兩百萬美金的大聯盟合約,迎接王建民這位洋基棄將。當時,除了台灣媒體以外,大多數美國主流媒體對瑞佐的人事決策都持著保留的態度。主要就是王建民過去兩季的傷勢實在是太難掌握,再加上二○○九年球季王建民超高的九點六四防禦率與嚇人的二點○二 WHIP值,更是令所有大聯盟總管退避三舍。不過,當時的瑞佐依然力排眾議,以填補當年身為響尾蛇球探時,無法網羅到建仔的遺憾。

只可惜,二○一○年的建仔終究還是無法突破傷痛陰影,也間接辜負了瑞佐的賞識。到了季末,國民隊一如預期的以不續約的方式與建仔談約,但這次瑞佐則是掌控著談判的主導權,而非建仔。

2010年12月2日 星期四

大聯盟看破入札制? 岩隈成指標

日職當年為了防止明星球員以任意引退的方式湧入大聯盟,導致日職球團最後出現無法留人,血本無歸窘境,再加上當此類糾紛出現時,最後的輸家都是該職棒明星所屬的日職球團,因此愛面子的日職於1998年與大聯盟協商,並達成美日球員契約協議(United States - Japanese Player Contract Agreement),也就是日後所謂的入札制度。

自從1998年12月此制度實施以來,至今已經有超過10名日職明星循此法前進大聯盟。2000年歐力士隊的鈴木一朗被西雅圖水手隊以1312.5萬美金的入札金帶回,風光的打響了入札制度的第一砲。而一朗在大聯盟沈穩且明星級的表現,不但讓大聯盟見識到東瀛選手的價值,更是讓大聯盟球團對日職明星開始充滿著遐想。因此,在接下來的5年內,眾多大聯盟球團透過此制度到日職尋找即戰力。而在參與競標的大聯盟球隊中,出現的名字多半是以洋基、紅襪、大都會等為首的豪門球隊。也由於競爭球隊都處於不缺銀彈的情況,所以入札金的價碼水漲船高,此現象到了2006年則是燃燒到最高峰。

就在2006年的冬天,波士頓紅襪為了網羅當年經典賽MVP的日籍投手松坂大輔,以超出行情的5100萬美元價碼,取得與松坂的母球隊西武隊的協商權。而紅襪所付出的價錢,乃是當年水手隊所付給歐力士隊超出近4倍的金額。最後,紅襪更是以頂級6年5200萬美元,外加200萬美元簽約金的合約,迎來這位當年素稱握有魔球的平成怪物。另一方面,紅襪的死對頭洋基,也不遑多讓的以入札金2600萬美元與5年2000萬美元的價碼,簽回當年日職中央聯盟的三振王井川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