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5日 星期四

加俄大戰,世代再次交替

誰都沒有想到,加拿大與俄羅斯的冰球傳統大戰會在本屆溫哥華冬奧的複賽提前上演。加拿大與俄羅斯,這兩支最被看好奪金的熱門球隊,在小組賽中竟然意外輸給美國隊和斯洛伐克隊,導致原本應該在最後一天才該上演的金牌戰戲碼,現在搶先出現於2月24日的複賽中。

加拿大和俄羅斯,本屆奧運分別由職業冰球聯賽(NHL)的沙場老將Scott Niedermayer和Aleksey Morozov領軍,不過所有媒體的焦點,則是在現役的兩位NHL兩顆閃亮新星Sidney Crosby和Alexander Ovechkin身上,由於他們的加持,讓這場傳統的加俄大戲更加膾炙人口。Crosby和Ovechkin這兩位在NHL裡素有瑜亮情結的對決,現今則是分別穿上了自己國家隊的制服,在冰球場上一決勝負,而位於溫哥華的加拿大奧運冰球體育館,則是成為了這場經典之戰的最佳舞台。

現任NHL匹茲堡國王企鵝隊(Pittsburgh Penguins)隊長的Sidney Crosby於2005年以選秀狀元之姿被國王企鵝隊選走,在新人球季就展現出狀元的身價,並在2009年以22歲之齡帶領國王企鵝隊拿下冰球的最高榮耀「史坦利金杯」(Stanley Cup),成為NHL史上最年輕的冠軍隊長。雖然本屆奧運Crosby沒有以隊長的身分加入加拿大國家隊,但是相信在未來,他絕對會是加拿大國家隊隊長的不二人選,到時Crosby將背負著加拿大國人的期待,與不能輸的國球壓力。只要他能夠擔起此重任,Crosby可望從「偉大的接班人」(The Next One)的封號中脫穎而出,甚至超越冰球傳奇人物「偉大的」(The Great One) Wayne Gretzky。如果Crosby真的能夠帶領加拿大隊拿下奧運冰球的金牌,他將為自己在冰球界裡奠定不同的地位,只因Gretzky從來沒有以選手的身分為加拿大拿下奧運金牌。

另外,俄羅斯隊的Alexander Ovechkin在2004年被華盛頓首都隊(Washington Capitals)挑走後,和Crosby一樣,在NHL的首年就展現出過人的才華,並於2008-2009球季以單季進56球的成績,連續兩季拿下 NHL的得分王寶座,他也是在NHL史上第3位連續拿下此獎的選手,由於Ovechkin驚人的表現,為他自己在冰球界得到了「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的名號。身為冰球傳統強權的俄羅斯,在奧運冰球項目中奪金也是當然的選項,而在本屆奧運,Ovechkin則是稱職的扛下國家隊主攻手的位置,4場比賽中,2次破門,外加2次助攻,74分12秒的出場時間都是在俄羅斯國家隊中之最。可見未來國家隊隊長的重擔預計也會落在Ovechkin身上。

2010年2月22日 星期一

馬志鴻,2010年冬奧的台灣之光

最近,由於開始參與美國國家廣播電台(NBC)在冬季奧運(WinterOlympic)的轉播工作,認識了許多來自不同各地的同事,而也藉由此次經驗認識到了冬季奧運的各個運動項目。

有一天下午,一位巴西籍的同事在用電腦找尋巴西籍手名單時,忽然問我一句:「Dennis,台灣有沒有派人來參加這屆奧運!?」我當時傻了一下,想了一想,回說:「應該有吧,過去好像有一位選手有參加過奧運,不知道這屆還有沒有繼續參加。」說著,我也用大會提供的電腦來尋找來自中華台北的選手。果然不出我所料,大會名單上出現了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馬志鴻(Chih-Hung Ma)

馬志鴻將代表中華台北,在溫哥華冬奧擔任掌旗官和參與單人雪橇(Luge)的競賽。很難想像,來自炎熱南台灣的馬志鴻會和這項既寒冷又快速的運動劃上等號。由於台灣處於亞熱帶,在冬季運動的發展就處於劣勢,更不用說是能夠擁有選手參加世界冬季運動最高殿堂的奧運,可想而知,馬志鴻過去不管是在訓練上,生活適應上,肯定是經歷過不少困難,才能夠獲得奧運參賽資格。光是得到奧運參賽資格已經是至高無上的光榮。

2010年2月4日 星期四

季後不支薪,打工拚職業

近年來,台灣旅外球員人數逐漸增加,其中挑戰美國大聯盟的球員,更是直線上升絡繹不絕,而「旅美球員」這個詞彙,也逐漸成了關心棒球的民眾所熟知的代名詞。然而「旅美球員」並不是台灣的專利,因為棒球最高殿堂的大聯盟,吸引著世界上無數棒球選手,尤其是鄰近美國的加拿大,基本上有志於職業棒球的選手,都是以挑戰大聯盟為唯一選擇。

拜社區棒球訓練營之賜,有幸認識了幾位加拿大籍的旅美選手,而在與他們聊天的過程中,我更加能體會小聯盟球員的辛苦,以及加拿大和台灣選手在尋夢時所遇上的困難有何異同。

2010年2月2日 星期二

改革類比棒球 需要真實行動力

美國暢銷書作家Thomas L. Friedman日前來到台灣做新書宣傳,針對地球暖化與環境汙染等問題提出多方面的見解。不過Friedman在與台灣媒體對談時表示,現在人們所面臨的全球暖化危機,絕不只是一個小小的石油危機而已,也不是前年的金融海嘯所能夠比得上,它是會滅絕人類的一場浩劫,所以非得有重大的綠色革命才行,只搞一些不切實際的綠色時尚派對,並無法對現今所面臨的危機有大規模的結構改變。綠色革命必須由各個國家的領導人與國會面對這個問題和發動這個議題,才有可能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