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09的文章

不是我硬要拿逼婚出來說

看到了阿嶽在三天前寫的"看漫畫不等於...",我感覺我有必要上來跟大家分享下故事的經過。

大約在11月左右,我接觸到了一套叫做One Outs的漫畫。若只說作者”甲婓谷 忍“的大名可能大家還不大清楚是誰,但若說是”詐欺遊戲“的作者,大家可能就對作者那深算熟慮,充滿詭計以及人性的劇情感到熟悉。One Outs書中主角“渡久地 東亞”是個職業賭徒,一直以來利用直球控制自如的能力,在賭博棒球遊戲裡從無嘗過敗績。陰陽際會下他成為了職業球員,並與球隊董事簽署了One Outs合約:渡久地(投手)在比賽中每取得一人出局可得五百萬円,但每失一分則需賠償五千萬円。若以棒球數據下來計算,防禦力2.70的投手在這合約裡所獲得的金額剛好是0円。渡久地不只要應付董事的陰謀,更要看破其他隊伍的戰略和詭計,裡面更有隊伍不惜以作弊手段來贏球。

在拜讀過這大作後,不禁的想推薦給阿嶽。阿嶽平時就愛談論陳某大作"火鳳燎原"裡的計謀,更是個不折不扣的棒球迷,One Outs這套漫畫可說是為阿嶽量身定做。

棒球其實一直都在

“So, how does a baseball freak like you survive in this hockey world?”
(像你這種棒球狂怎麼能夠在這冰球國度生存下來的?)

在中國新年的某一天,加拿大朋友在聊天時這樣問我。被她這樣一問,我頓時傻了一下,一時之間我無法反應過來。我傻住不是因為我不知道答案,而是我開始回想當年只有13歲的我剛來到加拿大時的棒球生涯。

剛來到加拿大時,第一件讓我感到興奮的是這裡擁有許多社區棒球場。不同於台北所看到的紅土球場,溫哥華的球場則是鋪滿綠油油的草皮。溫哥華溫和的氣候再加上藍天、綠地與汗水所交織出的是一幅所有棒球人嚮往的伊甸園。

看漫畫不等於...

這一個禮拜都在忙著寫邊角的文章,外加還要找工作,因此並不會有多餘的時間去做些休閒活動。好死不死這個星期皮老邊和GY林確一直要我去看一篇叫"one out"新連載的漫畫。現在也沒有多的時間靜下心來看。

基本上,我是不會放過好看的漫畫的。從小以來我看過的漫畫不少,收集的漫畫更不用話下,凡舉曾經熱門過的漫畫,我都會去搜集。最高記錄曾同時收過5部漫畫之多。收集漫畫很重要的是要有耐心,因為許多漫畫出版速度不定,有時候快,有時候慢,依照不同漫畫的特性與漫畫家的各性,不同的漫畫就有它不同出版速度。日系漫畫通常出版速度較一致,因為漫畫產業較成熟,所以漫畫家不論在編劇與編排上都有他人幫助,所以產量較穩定。日本漫畫也多半是長篇漫畫,而且市場上較多人購買與收集日本漫畫。目前我自己也在收集火影忍者和足球小將翼。

其實對我來說,看漫畫不只是種娛樂有時候也算是一種取得知識的方法。歸功於漫畫,我也才會對中國歷史與世界歷史產生了興趣。有別於學生時代,現在要繼續去看漫畫的時間真是越來越少了,所以都只能繼續關心原本就有在看的漫畫,如: 火鳳燎原。也因為現在時間有限,所以要我再去嘗試新的漫畫,我往往會心生怯步。

工會,非成立不可!?

一直以來,中華職棒是否該成立球員工會永遠是令人矚目的議題,一般都相信如果能夠成立工會可讓職棒圈許多該建立的制度更加落實,進而刺激基層棒球運動的成長,促使職棒添加更多的人才,最後增加職棒比賽的精彩度。

中華職棒從原先的四支隊伍起家,歷經二十年沒有工會的日子,隨著環境的改變與時代的變遷,職棒球隊現在又回到原來的四隊。大致上來看是回到原點,可是如今球迷銳減與球賽熱度跌到谷底則是不爭的事實。敢問球團老闆們,就算是有了工會,未來職棒的環境還會比現今所遇到的困境還要艱難嗎? 如果是,那大可以就此解散球隊,讓台灣棒球回歸至二十年前,只有社會業餘球隊的日子。

OH桑的建言,有聽到嗎?

無庸置疑的,王貞治在世界棒壇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而王貞治這個名字對台灣棒壇甚至台灣社會來說,究竟代表著什麼意義,則值得吾人省思。

台灣對王貞治來說,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故鄉。為了這片陌生的土地,OH桑自球員時代起就不時來台客座指導,並分享自身的經驗與技術,帶給台灣棒壇無數的幫助與啟發。2003年亞錦賽時,王貞治為了讓中華隊能適應人工草皮的場地,更是不惜冒著被長島茂雄(當時日本國家隊總教練)扣上「通敵」大帽子的風險,將福岡巨蛋球場大方的出借給中華隊練習。